您的位置: 银川资讯网 > 美食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父女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1:54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父女

白晨都没想到,第一个来看望白晨的,居然会是文碧琳。

“白先生,你不觉得你的这个举动,非常冒险吗?要知道,那可是五层楼,如果有一点点的闪失,我想会更成功的,不过代价是不是惨烈了点?”

文碧琳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听说白晨入院的时候,她就猜到了白晨的意图。

她现在有点明白章沐白对白晨的评价了,侠客。

是啊,这家伙实在是太不要命了,居然敢冒着这样的风险,只为了维护那个女孩。

“我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吗,而且我想现在你应该可以更顺利的帮小兰把监护权从她的舅舅舅妈手中拿走吧

。”

“我说过,我有自己的办法,虽然你的举动,让这个过程变得更加顺利。”

不可否认,白晨这次的计划,的确让她的计划变得更方便。

以余如兰舅舅和舅妈的心性,现在估计都要吓的半死,只要稍微威胁一下,就可以把监护权拿走。

可是,文碧琳不敢想象,如果白晨从五楼摔下来,如果摔出个好歹,不知道他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得意。

“这是合同,你看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

白晨看了一下合同,就签下了名字。

“酬金呢?你说过可以提前支付的。”

白晨拿起,便将酬金转给了文碧琳,非常的干脆。

“我现在把机会都给你创造好了,接下来可就不要让我失望了。”

“如果这么简单的纠纷,我都不能处理完成,那我可以放弃律师这个职业了。”文碧琳依旧那么的骄傲自信:“不过,这可不代表另外一个案子,我就会放水。”

“你要有能耐,就把我送进大牢里。”

“你的路子太野了,并不适合放到台面上。”

“那要看我的对手是什么人,如果是那种三教九流的人。我能把他们玩到死。”

“那我呢?你又打算如何对付我?”

“如果我和你玩阴招,我估计林涛绝对会比我先进大牢。”

“你倒是很自信。”

“哦,对了……我也已经请了律师,好像还挺有名的。”

“哦?不知道是哪位大律师?”

“和你是本家。也姓文。”

“在我的印象里,目前业内与我同姓的律师,似乎并没有哪个名气能高过我。”

“是这样吗?看来这家伙是打着虚假广告,他居然说他的名气非常高,还是美国普雷斯集团的法律顾问。还经营着一家圣英律师事务所。”

“什么!”文碧琳的脸色变了,因为她立刻就想到了一个人。

文泰如,国际司法机构的名誉主席,号称中国第一律师。

同时,也是文碧琳入行以来,唯一一次败北。

那次的打击,对于文碧琳来说,绝对是今生难忘的案件。

因为那起法律纠纷,是她入行后的第一个以正式的律师身份接手的案子,可想而知。这个失败对她的打击,以及今后的心理阴影。

而最主要的是,这个文泰如,就是她的父亲!

“你怎么请的到他?”文碧琳的脸色非常难看。

“我先在了解了你过去的成绩,发现了你唯一一次的失败,然后就发现了这位文泰如大律师,然后就联系上了咯。”

“算你狠!”文碧琳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那种恨意绝对不是装模作样,绝对是发肤之痛,深入骨髓的恨意。

只是。文碧琳心中还是有点侥幸,因为自己父亲已经多年未曾涉及国内的司法审理,一直都在忙于他自己的国际律师事务所。

而且如今的自己,已经不比当年。自己绝对不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

叩叩

这时候,病房的门敲了敲,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留着一撮小虎子,头发半黑,眼中透着几分锐利。嘴角挂着一道与文碧琳相似的微笑,更加淡然却更加从容。

“爸……你……”

站在门口的这位,正是文碧琳的那位父亲,文泰如。

“文碧琳律师,我现在代表白先生,正式向你递交律师函,你涉险违规代理,难道你的导师没有教过你,作为原告方的代理律师,是不能够与被告有着过多接触的,更何况是又接受了被告方的代理。”

“可是这两个法律纠纷并不冲突。”

“这我不管,反正你已经违规了,希望在开庭前,你还能保留律师执照。”

“你不能这么做……我可是你女儿。”

“不,我们现在是对手。”文泰如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好了好了,文律师,不要这么吓唬你女儿了,这么玩下去就没意思了。”

“白先生,我受英普利斯总裁的委托,是来帮你赢下这个官司的,至于过程我并不在乎。”文泰如很认真的看着白晨。

“我在乎,我不喜欢这种快刀斩乱麻的感觉,如果是这样的结果,就不好玩了,那我当初就不会应下这个律师函,我更喜欢看着你们父女在法庭上真刀真枪的打上一场,一定非常有意思,哈哈……”

“白先生,我们可不是猴子,在法庭上配合着你耍猴的心理。”文碧琳不甘的说道。

“文大律师,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我的请求吧,毕竟这可是英普利斯交代你的。”

文泰如显然也不是很愿意接受白晨的要求,只是他的脸色非常的犹豫。

“如您所愿。”

终于,文泰如还是妥协了,而他也有着不得不妥协的理由。

“爸,你怎么可以……”

“记住一点,代理人的要求是你的第一任务。”

其实在这点上文泰如和她的女儿态度一样,他喜欢抓住对手的一切漏洞,然后以雷厉风行的方式,将对方击溃,而不是慢腾腾的你一刀我一枪的打来打去。

一场法律纠纷,真正的战场并不是在法庭上,虽然结果会在法庭上产生。

而作为白晨的代理律师,文泰如感觉白晨完全没把这个官司放在心上,仿佛这只是一场游戏而已。

其实,白晨对于文泰如与英普利斯的关系,也是非常的惊讶。

他最初只是寻找文碧琳唯一一次失败的官司的律师,结果居然找到了英普利斯的头上。

而英普利斯也把文泰如目前的状况告诉了白晨,文泰如最近可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因为他帮助国际刑警,将一名原本证据不足的毒枭定了罪,导致他现在受到毒枭的威胁,而他不得不寻找一个靠山保护自己。

不过英普利斯现在在恐怖之岛上修炼,并不能长期的待在美国,所以英普利斯这次把文泰如送到白晨的身边,也是变相的保护文泰如。

“好了,你们父女应该很久没见面了,不要一见面就跟仇人一样,去吃顿饭聊聊天,我要休息了。”

文碧琳和文泰如出了病房,两人就像是形同陌路的陌生人一样,虽然并肩走着,可是却又互不搭理。

刚走出走道,突然几根黑洞洞的枪管指在了他们的脑袋上。

“什么人!把证件拿出来!”一个严厉的声音哼道。

两人立刻举起手,文泰如要更镇定许多:“我们是律师,你们是军人。”

“你们在这层做什么?”其中一个军人端着枪,依然警惕的看着文泰如。

“这层的病房里,有我的代理人,这是我女儿。”

“把枪放下,他们不是。”

这时候,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开口说道,身上穿着军装,目光却毫无感情,只是在他们的身上扫了一眼,两人仿佛被放在x光下扫过一样。

文泰如和文碧琳发现,在这些士兵的后面有几个担架,盖着白色的被单。

不过,担架下面的东西,露出了一个角,是一个毛茸茸的爪子,两人也认不出是什么动物的爪子。

“看什么看!立刻离开这里。”

面前的士兵立刻喝斥道:“把这些东西抬进去。”

两人依然没有离去,看着那些士兵进入楼层病房区。

这时候,那个女人停在了白晨的病房门口。

然后病房的门就开了,其他的士兵就把那些东西抬进了白晨的病房中。

白晨看着眼前几个担架上的东西,看了眼轩辕羽,又看了看竹山平:“这是什么情况?”

“我还要问你,这什么情况,我和竹司令来看你,结果我感觉到这里潜伏的东西,就顺手揪出来了。”

“怎么可能,你能感觉到这些家伙,我怎么感觉不出来?”白晨感觉有点丢脸,同时又非常的意外。

“因为他们躲在太平间里。”

“难怪了。”

白晨走到其中一具尸体面前:“这个狼人是高阶狼人,这个女人是魔法师,他的尸体上留有很重的魔法波动,奇怪的,这些人是冲着我来的吗?”

“应该是冲着你来的,我在杀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手上有你的资料。”

“白老师,我听说您被人推下楼了,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对您下手。”竹山平只关心这些事,他带这么多人,也是向白晨表态,只要白晨一句话,他保准把人全抓起来。

白晨翻了翻白眼,轩辕羽看了眼竹司令:“你以为就凭那些人,真能把白晨推下楼?肯定是白晨自己估计跳下来的。”(。)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看病价格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刘晓蕊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看病费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高亮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费用贵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