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银川资讯网 > 星座

聊侃雅戏章回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3:01

日前,我行我素,盛京语者,婉儿,文心雅胆四友相约,以婉儿为故事主线,素,语,婉各写章回小说三回,文在每人第三回后续写一回作为前三人各书故事之结局。吾依约完成。吾之所书,纯系胡编乱造之虚构。观者切莫望风扑影,胡乱揣测。

近日,文心雅胆亦依约在拙作三回后续写完第四回。其点睛之作可谓妙笔生花也。有网友建议我与文心雅胆二人各写一篇第四回,便又胡诌了一回。现将我二人的第四回一并录于此,供观者玩赏。



第一回:樵叟访友谋妙计,思寻语者赴盛京



话说宋朝高宗年间有一高才翁,隐居盛京。名曰:语者。

有人说:语者幽默诙谐,举止文雅,风度翩翩,侠肝义胆,倜傥风流,英俊潇洒,貌似潘安。

有人传:语者鼠眼猴腮,嘴歪齿豁,身高三尺,前后罗锅,犹如武大,面目狰狞,犹如鬼魅!

有人说:语者天文地理无一不知,文韬武略无一不晓。有经天纬地之才气,安邦定国之谋略。乃国家之栋梁。

有人传:语者原本官位显赫,名噪一时。因贪酒好色,舍命不舍财!欺男霸女!贪赃受贿,嫖娼狎妓而遭贬!

语者其人,其事,街头巷尾广为流传,说黑道白,褒贬不一,众说纷纭。

其时,越州山阴有一樵叟,名曰:行素。那樵叟虽系山野莽夫,却偏偏爱慕虚荣,喜好结交名流雅士,以求抬高自己身价。行素久慕语者之名,欲往会之,奈何苦无机缘!那一日,忽闻语者之妻因语者强抢民女而与其争执,盛气之下扔下一纸绝情书,称宁愿净身出户不愿再见语者一面,便离家出走!那语者见发妻绝情而去,许他另娶,正中下怀,再无悔意。遂四处扬言欲娶一妾,声称聘礼颇丰:有天山雪莲,西藏红花,南海珍珠,东域紫貂,关东人参,北海龙角,白山鹿茸,泰岳灵芝等稀有宝物。那樵叟闻听此讯,顿觉天赐良机,喜上眉梢。他思谋半刻,计上心来。只见他一拍大腿得意洋洋自语道:妙哉!妙哉!俺就是这个主意。必可一箭数雕,一举多得。要知那樵叟主意为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樵叟奇谋瞒天过海,文心嫁妹有苦难言



书接上回。各位看官,你到那樵叟有了什么好主意,且听在下慢慢道来:

原来那樵叟隔壁有一邻居,单姓一个唐字。那唐家主人本是个穷酸秀才,落破举子。所幸承继了一份不大不小的祖上家业,自己又在十里八乡招来几个娃娃启蒙。日子过得不富不穷还算将就。那唐家后院有一小花园,扇形园门的门楣上主人自提了两个大大的楷书字,曰:沈园。

那落破举子虽生得身单力薄,手无缚鸡之力,却偏偏真草篆隶写的龙飞凤舞。诸子百家读的滚瓜乱熟。那落破举子自号:文心雅胆。常常风花雪月的吟诗赋词与本城纨绔阔少们唱和往来。樵叟与唐家仅一壁之隔,常听墙那边时不时的有三五人谈天说地,虽听不大懂,却好生羡慕。樵叟本爱结交名流雅士,于是便刻意与那唐家举子往来。常将自己从山上打来的山鸡,野兔,采摘的山珍野果,家中自产的蔬菜等送与那举子。那举子深知光来不往非礼也,也在樵叟囊中羞涩之际,赠他些许散碎银两,冬春换季之时,送他些穿过的旧衣。如此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莫逆之交,无话不说,无事不讲。二人常常通宵达旦南朝北国,云山雾罩的彻夜瞎侃。

那举子有一妹,乳名换做婉儿。那婉儿天性聪慧,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词曲赋无一不通,针线女工无一不能,那婉儿虽天生丽质,模样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只可叹红颜薄命!婉儿原本嫁与陆游为妻,岂料恶婆陆母偏看不上婉儿,强命儿子休妻另娶!婉儿离开陆家后嫁与赵昂为妻。谁知赵昂那厮无福消受美色,竟在新婚不久撒手西去。现如今婉儿正待嫁娘家,住在沈园里。那文心雅胆与婉儿乃同父同母亲兄妹,他二人自幼耳鬓厮磨,青梅竹马一块长大,兄妹感情甚好。怎奈文心雅胆之妻却是个不谙事理之恶妇,常在其夫面前搬弄是非,挑唆事端。弄的文心雅胆也无计可施,只想抓紧给妹妹找个好人家嫁了,也好各自安生。文心雅胆曾数次与樵叟谈及此事,委托其为其妹妹留意,如有合适之人,求他即刻做冰说媒下聘。

那樵叟心想:一个要纳妾,一个要嫁人。如能撮合,岂不两全其美。何况自己虽对那盛京语者慕名久矣,但毕竟素未谋面。初次前往拜访,若不拿些礼物前去,面子上如何过得去。但囊中羞涩,家中一贫如洗,哪有贵重之物增与人家!若将美人相赠,那语者必然大喜过望。若如此,文心得救,婉儿得救,语者也解了燃眉!岂非大好事一件!没准那语者还能回赠些好东西呢!想到这里,樵叟这才为自己的妙计得意起来。于是,他赶紧拎了两只山鸡去了唐家。那文心雅胆此时正为悍妻昨夜搬弄是非生气发愁呢!见樵叟到来,不免高兴起来。两人酒过三旬,菜过五味之后,樵叟慢慢的透漏出要去盛京走走,去看一个还没娶妻的老朋友。并将那语者如何家境殷实,如何才高八斗等大大的吹嘘了一番。其实,对语者其人其事文心雅胆早有耳闻。他非但不信那些污蔑语者人格的传闻。心中对语者倒是颇有好感,好生倾慕。此时一听樵叟乃语者之友,列位看官,你想那文心雅胆此时正欲嫁妹,有如此良机,焉能错过?自然是再三再四的相求樵叟为婉儿做媒了。樵叟自然也就顺水推舟落了个顺水人情。于是二人商定:樵叟携带婉儿前往语府,能否婚配,由樵叟酌情而定。酒毕,樵叟归家打点行囊。文心雅胆去沈园征求妹子意见。要知樵叟此番能否成行?婉儿能否嫁与语者?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回:语者酒酣诉心语,婉儿感恩认义兄



书接上回:话说樵叟与文心雅胆商定了访友嫁妹事情的第二天,当时正值金秋十月,秋高气爽,北雁南飞之际。清晨,当雄鸡高唱,红日东升之时,樵叟便招呼着婉儿高高兴兴的上路了。各位看官也许奇怪:那婉儿如何便乖乖地跟随樵叟高高兴兴的上路?列位看官有所不知,你想:那婉儿两次外嫁,两次返回娘家。虽说哥哥很好,然嫂嫂凶悍!婉儿在家里时常受嫂嫂的冷言冷语,挑三拣四的排挤。虽常常暗地里受嫂嫂的窝囊气,但她深知哥哥心高气傲,脾气暴躁,对自己疼爱有加,若对哥哥诉说嫂嫂的不是,哥哥必不相容与嫂嫂。他二人必会口角争执,弄得夫妻反目,家无宁日。因此一直未敢对哥哥言讲,只把苦水咽到自家肚里,自怨红颜薄命。听哥哥说要将她许配给语者,心中不免暗自高兴。原来,婉儿也久仰语者大名,心仪许久了。因此,哥哥刚说出心思之时,婉儿便一口应允。高兴地答应了这门亲事。恨不能即刻生出双翅飞到语者家中去。

书说简短:那樵叟与婉儿一路上旱路乘车,水路搭船,晓行夜宿,日行百里之多。约半月余便到了盛京。那樵叟捡了个大户商铺询问语者住所。可巧一问便知,于是顺顺当当的找到了语府。

语府坐落在离城不远的一个镇子里。古色古香的门厅匾额上没写“语府”二字,却单书了一个“语”字。门厅里的一个老门人简单的盘问了几句后便急忙入内去通禀老爷。

“哈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约半袋烟功夫,人尚未到,破锣般的声音已从里面飞出。樵叟与婉儿的眼神朝着声音寻去,只见里面一个40多岁年纪,身着长衫的人走了出来。他二人不看犹可,一眼望去,不免各自吃了一惊!原来那语者长的并非貌似潘安,只稍强于鬼魅。身材与武大郎一般无二,还好没有前后罗锅。脸上的摸样么,铜钱大的麻子一个挨着一个,似腐肉一般。这么说吧,说他是钟馗的胞弟,庞士元的亲兄,准有人信。婉儿一见此人模样,便有七分不喜。不免眉头紧皱。那行素见此人如此模样,惊出一身冷汗,暗暗担心婉儿看不上此人。

“在下盛京语者,贵客来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语者一边作揖,一遍告罪。

几句寒暄过后,语者便热情的将二人让进了上房客厅。宾主各自落座后,樵叟便将仰慕多时,特来拜访之意表明。并将一封书信交给了语者。原来,樵叟行前,那文心雅胆特意给语者写了一封书信,委婉言明胞妹待嫁之事。只见那语者看罢信后,先是眉头紧锁,转而开怀大笑。然后吩咐管家速速准备好酒好菜,要与嘉宾一醉方休。

管家下去后,只见语者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向婉儿深施一礼,曰:“久闻唐婉之名,今日有幸,得见芳颜。此生无憾耳!”

“兄台如此厚誉,小女子怎消受得起”婉儿急忙羞羞答答的一边还礼,一边红着脸回答。

“哈哈,沈园粉皮墙上之钗头凤,早已传遍大江南北。婉儿之才气,清照不及也!”

“兄台切莫如此说,羞煞小妹了!"

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那樵叟如坠云里雾里,半懂半不懂的也跟着搭讪着。正在此时,管家禀告酒宴摆下,敦请入席。

几盏酒下肚,只见那语者端起酒杯言道:“蒙素兄厚爱,千里来访,不胜感激。与唐婉相会,实乃三生有幸。今吾以实言相告:吾亦曾在朝为官,吾虽模样丑陋,然良知尚在。因秦桧老贼迫害忠良,吾不削与之为伍乃托病辞官。秦贼迫于朝野舆论压力,亦曾数次请吾回朝。吾终不肯就范,秦贼便恼羞成怒制造种种谣言糟蹋与我。民间传闻吾之短长,二位日后尽可查访。文心贤弟所托,语愧不敢当。似语这般模样,安敢有此奢望!街头所传吾欲纳妾之事,存属谣传。老妻只是气我不肯为官,担心影响儿女前程。才负气回了娘家。料她日后必会回心转意,我岂可再娶!如蒙婉儿不弃,吾愿认为义妹。此后必将以亲妹待之。婉儿之终身大事,吾必尽心竭力,必不肯使汝再受半点委屈!”婉儿闻言,一洗前恶,眸含热泪,深施一礼,道“兄长万安,切莫心焦,来日小妹亲自前去将嫂嫂接回与兄长团聚便是”。语者高呼管家换大碗来,与樵叟频频碰起杯来。他二人酒兴正浓,忽听那樵叟长叹一声道“哎!这便如何是好?”

要知樵叟因何长叹,且听下回分解。



第四回:我行我素枉多虑。盛京语者巧安排



各位看官,上回书说道那樵叟与盛京语者换了大腕,俩人正喝的高兴,却忽然长嘘短叹起来!盛京语者见状,连忙问道:“行素贤兄何事闷于心中?可否见告?愚弟不才,或可相帮一二。”

“哎!行素又长叹了一声说:“哥们儿,你是不知道啊,我出来那会儿跟文心吹了大牛!答应人家保证把婉儿嫁给你,叫她吃香的喝辣的。一辈子再也不愁吃穿。现在可好,事没办成,你说可咋整吧,把她领回去吧,自己觉得没脸,不领回去吧,你说她一个妇道人家,自个在外边混,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以后可咋见人哪!”诸位看官,那樵叟本乃山野村夫,心中难装大事!你道前三回我这写书的为何不叫他说半句话,就怕他嘴里跑车,令人耻笑!这些话,若是书生,秀才所言,怎会如此粗俗!试想:若是酸腐文人,一定会这样说“贤弟有所不知,如今愚兄也只好实言相告。愚兄来时曾对文心雅胆夸下海口,使你将婉儿娶为内子,结成连理。让婉儿终身有靠。而今却如何是好!我若将婉儿带回,何颜去见文心雅胆。若不带回,婉儿一弱女子,孤身一人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终身大事未定,倘有一差二错,愚兄如何向文心雅胆交代!岂不有负朋友所托,失信于人,此后颜面无存矣!”一件事,文化不同,说出的话自然不同!此时,盛京语者虽酒已半酣,然头脑却还清楚,倒也没在意那樵叟的话是粗俗还是文雅,觉得樵叟之言有些道理。

“无妨无妨,行素兄尽可放心,待我修书一封言明原委,告知文贤弟,汝妹即吾妹,万不敢有半点差池!吾与贱内只有不肖顽劣犬子一个,尚年幼无知,正需启蒙管教,天赐义妹到来,义妹德才兼备,堪当此任,犬子后生有望矣。义妹终身之事,烦请素兄可转告文兄,我这里有现成一人,此人亦乃当今名士,因久慕婉儿之名,恨无缘得见,发誓今生娶不到婉儿,终生不娶。因而自号:梦有佳期。此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举止文雅。倜傥风流,品貌皆优。书香门第,官宦人家,年龄与义妹相差无几,尚未娶妻,我若做冰,水到渠成,他还得磕头谢我呢,哈哈哈哈,,,,,,

“哥们儿,这个人家住哪啊?你认识吗?这事你心有底吗?”樵叟还是不放心,刨根问底的提了一串疑问。

“哈哈,此人家就住城里。岂止认识,十分熟悉,非常熟悉,素兄,我也实言相告吧:此人乃犬子之舅父,我的小舅子是也!

哈哈哈,哈哈。。。。。。。

要知后事如何,哈哈,没有下回了。各位,您自己想去吧,哈哈哈。。。。。。



第四回:樵叟归途遭劫难,婉儿接嫂遇梅翁

文|文心雅胆


且说樵叟送婉儿至盛京,原本打算一箭数雕,一举多得。如今婉儿与语者义结兄妹,使得樵叟的一箭数雕的计谋落了空。既然大媒没有做成,那些雪莲、人参、鹿茸、灵芝等之类的珍宝自然也落了空,反使自己贴了不少盘缠。几日来,见语者与义妹文章词赋,天南地北的高谈阔论,甚是投机,反倒冷落了樵叟,心里不免有几分失落。眼见婉儿在语者处甚是开心,语者也决意要留义妹长住,樵叟心里不免惦记起妻儿。本来寒涩的家境,不知她们这些天生活过得怎样?于是,盘桓了数日,顿生回家之念。想当初送婉儿来时,所带银钱均已花光,原指望回去时捞一份丰厚的聘礼和外快,现如今却身无分文,哪来回家的路资,这却如何是好?

共 641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语辞雅致幽默。形式别出心裁。内容似另有乾坤。主旨或说东指西。欣赏!---宁芩---
1 楼 文友: 2011-12-01 19:06:18 晚辈愚鲁,编发有未到之处,请前辈指教一二。
2 楼 文友: 2011-12-22 1 : :47 路过宝地,欣赏佳作,支持一下,得点实惠,呵呵,打搅了。腹泻拉水吃什么
儿童咽喉肿痛
哪种纸尿裤吸收快
纸尿裤有长效干爽型的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