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银川资讯网 > 时尚

绝武天尊 第0043章 震惊

发布时间:2019-09-26 01:34:11

绝武天尊 第0043章 震惊

“可是,怎么收集啊?”南宫凌有些迷茫的问道。

“这些够你吃的啦!在乎那么多干嘛!直接收了再説。”塔灵説道。

“这能有多少,总不能再回来收集吧!你应该知道的,我一旦离开,回来的几率很xiǎo。”南宫凌仔细分析道。

“也对,我刚才观看了一下四周,方圆百里内没有任何生命存在,很奇怪,説不定这里!!”

“説不定这里还是天坑范围内。”南宫凌直接接了过去。

“对,方圆百里内没有丝毫的生命存在,那只能説明这里还属于天坑范围区域,所以,这里就是无人区域,岂不妙哉!”塔灵激动的説道。

“塔灵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但是也接近现实。”南宫凌眉头紧皱道,双眼内泛着diǎndiǎn的星光。

“説。”

“我想建立自己的势力,你知道,我终究要跟外面的势力对抗的,损失仅凭我一人,固然没什么事,但是也会带来诸多不便,所以,建立自己的势力,你看可好?”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自己有着自己的打算,我本来想要你突破宗级时再让你建立势力,这样也好,提前建立起来。”塔灵笑道。

“好,那就开始吧!哎,对,我觉得先从妖兽开始,毕竟同级别当中妖兽可要比起人族强大的多。”

“这里除了妖兽还是妖兽,难道你还能看到人啊!”塔灵无语道。

南宫凌并无任何话,diǎn了diǎn头,朝着那些果树而去。

“嗡!”

一道金光从南宫凌眉心处闪了出来,直接没入了空中。

“咔嚓!”

一声轻微的响声响起,金光闪闪,随之消失不见。

“这方圆百里内我已经用阵法覆盖住了,你突破王级再离开,然后开始收服。”塔灵説道。

“嗯,不过也该教我阵法啦吧?”南宫凌按耐住心中的激动之情问道。

“对,不光教你阵法,还有炼丹,炼器都可以教你啦!不过枯燥,挫折,困难可不少,你可要有心里准备。”塔灵提醒道。

“放心吧!”

南宫凌双眼内没有一丝的波澜,十分平静,周身散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气势,让人忍不住颤抖。

……

丹宗大殿,六男一女在大殿内坐着。

只见首位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正是丹宗宗主——朱建。

而那唯一的女子,正是天柔,跟南宫凌发生嘴角争吵的少女,其余四位则是丹宗四大长老。

“月儿的修炼怎样啦?”朱建问道。

只见最左边,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起身行礼道:“回宗主,修炼一切正常,已经快要突破到战师修为。”

“嗯,不错,不愧是南宫家族的天之骄女啊!这天赋没得説

绝武天尊  第0043章 震惊

。”朱建一脸笑容,双眸内尽是满意之色。

“可是……”那老者仿佛有什么话要説,但话到嘴边却不敢开口。

“有什么事就説,别吞吞吐吐的。”朱建不瘟不火道,但却又充满无尽的上位者气势,让众人提不起一丝反抗。

“是宗主,月儿想要见南宫凌!”

“什么!”

朱建和自己的女儿天柔纷纷惊呼道,显然有些不可思议。

“见那废物干什么?”朱建脸色有些不悦。

而天柔那双剪水双眸内则是露出了深深的回忆之色。

那不屈的身影日夜在她的心头萦绕,一次一次的冲击着她的脑海。

“爹,这有什么的,妹妹见哥哥这是天经地义,这怎么啦?难道就因为他不能修炼吗?”天柔对自己父亲的话不满,反驳道。

“唰!”

众人纷纷扭头看向她,皆是不可思议。

“怎么我有説错什么?在你们眼中是废物,可在月儿眼中那是她的守护人,就是她的父亲南宫羽,也比不上南宫凌在她心中的地位。”天柔没有丝毫的表情,那绝美的容颜上平静如水。

“柔儿,你知道什么?”朱建疑惑的问道。

“爹,我问您,自古以来,孩子的姓氏都要跟随父亲的姓氏,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可是我不是用了我母亲的形式,所以我不姓朱,而姓叶,您这么做,只是为了纪念我母亲,所以,我能够理解。

可是,父亲,月儿从xiǎo就是他哥哥南宫凌带大的,南宫羽根本没有管过,他根本不是个合格的父亲,这也是为什么月儿离不开南宫凌的问题。”天柔双眼内泛着悲伤,显然提到了她的母亲,所以,才会如此。

顿时,大殿内鸦雀无声,安静的可怕。

许久,朱建缓缓开口道:“对啊!月儿有如此想法,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她才六岁而已,而南宫凌才多大,十二岁吧!试想,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如何将一个比他xiǎo六岁的孩子照顾长大的,不可思议啊!”朱建diǎn头回道。

“对啊!宗主,可是,唉,冤孽啊!我们都知道怎么回事,也算苦了南宫羽啊!”那老者叹息道,很是同情。

“爹,你们再説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天柔一脸的迷茫。

“哦,没事,对了,月儿现在非见不可吗?”

朱建忙转移话题,那老者轰回道:“对,我都快疯了,实在dǐng不住那xiǎo丫头的哭啊!”老者一脸的苦逼痛苦。

“呼!”

朱建深深地呼吸,抬头看着大殿上空,眉毛轻轻的挑了一下,右手在膝盖上轻轻的敲着。

“这样吧!派人回去通知南宫羽,让他将南宫凌带过来,让月儿见见。”朱建説道。

“恐怕不行,据説,南宫羽根本就没有派人去寻找过,这南宫凌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老者摇头叹息道。

“什么!!”众人纷纷震惊不已。

“怎么可能?”天柔捂着xiǎo嘴一脸的震惊。

“xiǎo姐,这是真的,距离南宫凌离开家族已经快五个月啦!可南宫羽根本就没有派人去寻找过,压根儿没有当一回事。”

老者沉重的説道。

“爹,这??”天柔扭头看向自己父亲。

“唉!这也怪不得,算了,二长老,你去派人找找去,毕竟月儿那丫头的脾气我们多少也知道diǎn,要是不见到,岂能安心修炼。”朱建吩咐道。

“好!”

“等一下。”另一个老者起身阻止道。

“哦,大长老,你有什么事要説。”朱建微微有些不悦道。

“宗主,为了一个废物,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简直就是浪费,把那xiǎo丫头交给我,看我不收拾的她乖乖的。”大长老义正言辞道。

“你説什么?交给你,你説话注意diǎn,虽然你是大长老,但是,你也没有资格教导月儿,你还不配。”二长老扭头一脸怒气道。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QQ咨询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网上咨询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咨询热线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再线咨询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